HOME >> 教学成果


龙瑞:我的绘画体验


我的绘画体验

——文化部艺术发展中心培训部2016年第一课

龙瑞






“文化部艺术发展中心培训部2016年开学典礼”于9月9日在文化部艺术发展中心培训部隆重举行。下午两点,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家画院名誉院长、中国美协国画艺委会主任、中国画创作研究院院长、博士生导师龙瑞先生以“我的绘画体验”为主题给学生们上了第一课。龙瑞老师从自己的绘画实践和创作体验谈起,讲授中国画家如何认识和学习当代中国画的创作与研究。讲座内容既高度凝练,又具备一定的针对性,学员们平心静气,全神贯注。课间,龙瑞先生与多位学员们互动,精彩回答了学员们的提问,现场学术气氛浓郁而热烈。











龙瑞,1946年生,四川成都人。1979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山水画研究生班,为李可染先生研究生。现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家画院名誉院长,中国美协中国画艺术委员会主任, 中国画创作研究院院长,中国画美术馆名誉馆长 中央文史馆馆员,博士生导师,国家一级美术师。




我的绘画体验(摘要)

根据龙瑞先生在文化部艺术发展中心培训部讲课录音整理

中国画,包括中国书法,是中华民族一个独特的艺术形式,这是我们华夏民族悠久的历史和文化的传承,最后一步一步形成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孕育了我们的中国画和书法,它是一种完全独立的艺术系统,是一个完整的体系。


龙瑞 《溪山秋趣》  68.5cm×45.5cm  2014

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接见中央文史馆馆员时强调:弘扬民族文化,是我们当前文化建设中一个最重要的任务。中央也组织由中央文史馆牵头,汇集专家、学者编撰中国文化历史上一百部最具代表性作品的系列丛书,包括诗词曲赋、琴棋书画等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艺术,这是一项巨大的工程,意义深远。 


龙瑞 《入蜀方知画意浓》  68cm×68cm  2014

学习中国画要对传统有一个深刻的认识和理解,要善于从中国画审美特点中总结和体悟,要把握整体的笔墨趣味和笔墨精神。如果一味追求创新,我们的创新就成了无渊之水、无根之木。

龙瑞 《青城坐雨》  138cm×69cm  2014

“格物致知”是传统修身的方式之一,中国画也是“修身”的一个手段,先要“格己”,然后有阅历、感受、体悟、认知,是作者平时生活的心迹的一种自然流露。从艺者要在平常生活普遍性、大众化中体悟中国画的精髓,是自我思想、精神的一种提炼和升华。 



龙瑞 《江畔人家》  81cm×60cm  2014

中国画、书法、诗词、武术等,旧时统称为“学问”,要“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技巧只是一种绘画的工具而已。以“游于艺”的精神,追求:“笔墨情趣、笔墨味道、笔墨精神。”

龙瑞 《涧旁山居》  132.5cm×66.2cm  2014

“气象”是中国人观察事物、总结事物的一种方法,是一种独特的审美,它具有极高的代表性、浓缩型、普遍性。西方人重感情、情感,比较直接,中国人比较深邃、抽象、原始、含蓄。山水画不同于西方的风景画,讲究气韵、气息、气格、味道,追求“正大气象”、“中正气象”,“不怪、不巧、不邪”,如同“作戏”,要“以一当十”。 

龙瑞 《 春山访友 》  68cm×68cm  2014

我作画是一辈子的快乐,也是一辈子的痛苦。内心充满虔诚、朝圣、愉悦、希望、梦想。

龙瑞 《秋山观瀑》  60cm×80cm  2014年

要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和文化内涵,把它推向现代化,这是当下我们所有美术工作者一个非常重要的责任,也是我们应该关注、思考、研究的一个方向。 

龙瑞先生答学员问(节选)

学员安一辉:明代沈周有“粗沈”、“细沈”之分,那么我们应该怎样认识中国画的“粗”与“细”?


龙先生:中国画的“粗“ 与”细”之分,是认识上的一个概念误区,样式不同而已。所有中国的艺术都是有“写意精神”的,中国画无论工笔、写意,都要具备“写意精神”——取其象,取其要义,取其根本,取我们心中对它的一种感悟和认识,而不拘泥于它的形态和具体样式。

学员孔祥权:龙瑞先生怎么看中国画的“繁”与“简”?


龙先生:“简约”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另外一个最具有代表性的审美观念,也是一种艺术精神,中国诗词就是“简约”一个最重要的代表。中国画要“以一当十”,要有东西,有感觉,有认识,有感悟。黄宾虹先生的山水“千笔万笔”不是笔墨的繁琐、啰嗦,而是一种笔墨精神的“简约”。


学员张生勤:我们学员应该怎样对待传统和创新?


龙先生:传统的学习、教育方法不能丢,应该先从《三字经》《四书》《五经》……包括诗词曲赋等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学起,先牢牢的记着,随着年龄和阅历的改变,然后深入的学习和理解,不断地感悟;创新要有胆识,要有“敢做人所不为”的精神。李可染先生讲过:“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

学员:中国画非常注重“留白”,请龙先生为我们讲讲黄宾虹和李可染先生的“留白”?


龙先生:中国画的“留白”,也就是“画眼”。黄宾虹先生的“留白”极为自然、高妙、随意,不可替代,宛如“人的心灵之光”;李可染先生是学黄宾虹走出来的,在笔法上比黄宾虹更简洁、更统一、更单纯,画面更满。


学员:我们对黄宾虹先生应有怎样的认识和理解?


龙先生:黄宾虹先生是中国绘画史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他沿着中国传统文化轨迹做了一个全新的尝试和探索,把书法的间架结构引向山水画布局构图上,同时皴法具有书法内涵、文化气息,追求“内美”,创造了“浑厚华滋”这个审美观念和艺术境界,体现了一种“物象美、笔墨美、学识美、修养美”。



(文字根据龙瑞先生2016年9月10日在中国画创作研究院的讲课——《我的绘画体验》录音整理,未经龙瑞先生批校  整理者:常畅)


文化部艺术发展中心培训部 · 中国画创作研究院 · 中国画美术馆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玲珑路168号中关村互联网文化园16栋B座(导航:五路居地铁站C口,向东50米南侧)

电话:010-8815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