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主题报道


明于古今-书法博士九人学术展清谈会在中国画美术馆举行


明于古今

——书法博士九人学术展

清谈会在中国画美术馆举行



2016年8月8日下午3点,由文化部艺术发展中心主办、中国画创作研究院、中国画美术馆、北京艺投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承办的“明于古今——书法博士九人学术展”清谈会在中国画美术馆举行。

参加清谈会的嘉宾有:中国画创作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画美术馆馆长袁学君;中国画创作研究院秘书长、书画家傅志刚;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书画报编委、书法家袁卫平;中国画美术馆执行馆长王皞;一得阁董事长孟繁韶;中国国家博物馆典藏一部研究馆员、首都师范大学博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士后晁岱双;北京大学校友书画学会秘书长兼学术导师、北京大学博士、博士后方建勋;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朱百钢;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副研究员、中央美术学院博士杜浩;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北京大学博士后吴国宝;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研究员、博士傅振羽等。清谈会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士后薛帅杰主持。



本次活动旨在引导大家深入地思考和把握书画同源、书画同心的内在关系,追本溯源,探索如何从中国文化的根本立场出发,将中国画之“本”导入至优秀传统文化的基石和氛围之中,使其更加健康而持续地成长。展览共展出秦金根、谢小铨、晁岱双、宗绪升、方建勋、朱百刚、杜浩、吴国宝、傅振羽等九位书法博士的约90幅精品力作。 


本次展览作为“明于古今——中国画博士九人学术展”的姊妹篇,通过透析当代中国书法博士的优秀作品,显映出文化底蕴深厚的新一代书法家的精神气质与学术风貌;同时,进一步强化中国文化的本质内涵和写意精神,这也是我们对坚持“固本流远”学术方向的又一个尝试和体验。

经过两千多年的发展,中国书法逐渐成为中国独有的艺术门类和审美对象。中国文化建立于“心见”意义上的宇宙空间意识和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世界观、生命观,使得中国书法始终用一种有机生命的显现方式,涵蕴着中国人的艺术精神,伴随着中国人的审美生活。中国书法所体现的观念、思想以及方法,在中国文化乃至世界文化中,始终具有着突出的地位和价值。无差别的“一体之心”,也同时向我们证实了书法与其它生命体、其它门类的中国艺术并列存在的、冥合不分的关系。深入人心的“书画同源”理念,早已成为中国画艺术独有的奥秘和精神。

 “以追光蹑影之笔,写通天尽人之怀。”作为国家培养的中国书法创作和理论研究的高层次人才,书法博士是中国书法创作研究领域的中坚力量。他们直接师从于全国书画界的专家、学者,经过科学、系统而专业的学习,既具一定的理论水平,又兼擅创作实践。在“固本流远”学术理念的支撑和引导下,书法博士们不仅在书法领域是最前沿和最直接的实践者,同时,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也是中国艺术、尤其是中国文化的研究者和探索者。

参加今天清谈会的还有来自首都和全国各地的书画家、美术机构、新闻媒体、出版发行和互联网文化艺术传播企业的领导、代表们。会上,在座的书法家和理论家以及现场嘉宾、观众对本次展览的作品以及当前中国画的创作和研究现状进行积极的研讨、互动和交流。因工作原因未到场的参展艺术家秦金根、谢小铨、宗绪升传来了书面发言。





学术清谈会主持人:薛帅杰

薛帅杰(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士后、清谈会主持人)

参加“明于古今——书法博士九人学术展”的书法家均为全国艺术院校的书法博士,此次展览共展出9位博士的90件精品力作。当代书法博士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也是当代书法界倍受关注的群体,展览作品充分展现出了他们的文化底蕴的学术深度。今天这个展览的名字起的特别好,明于古今,体现了我们书法创作和研究的学术高度,也对艺术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时也体现出中国画创作研究院是高规格的一个学术机构。


学术清谈会发言摘要

(按发言顺序编排)

袁学君

袁学君中国画创作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画美术馆馆长,教授、博士、一级美术师)
在教学和创作研究中我经常讲到“以书入画”以及“以画入书”,并常会列举出历朝历代的书画兼通的艺术家。“以书入画“的代表书画家有米芾、米友仁、赵孟頫、董其昌、黄宾虹、王镛等;“以画入书”的代表书画家有沈周、八大山人、郑板桥、潘天寿、李可染,以及我的导师龙瑞先生等。目前,有不少书法家很想创作国画,同时国画家们也在想怎样把书法写好。在书法与绘画间的“跨界”,从哲学层面来讲就是“转换”。在“转换”过程中,首先需要提高认识,把握好“书画同源”、“以书入画”、“以画入书”的学术根源及相关技法。在掌握了一定的“转换”办法后,要经过一个组织和重建的过程,效果会很快出来。大家都有一定的书法、国画的功底以及比较高的认识,在今后的创作中,加强两方面的研究实践和融合,作品的书与画、内与外一定会是相得益彰、更加出彩。



袁卫平

袁卫平(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书画报编委、书法家)

这个展览很清新,很有书卷气。中国画创作研究院和中国画美术馆隶属于文化部,是一个学术性非常强、而且很具专业影响力的创作和研究平台。这个展览在创作层面上给我的感受就是回归书法本体,博士们都能够静下心来踏踏实实地写字,都能在学术上进行深入地研究。创作上一定会面临各种难题,那就要结合理论研究找到突破口。我相信假以时日,大家一定能完成历史赋予大家的使命,取得更大的成功。


孟繁韶




孟繁韶(一得阁董事长)

今天见到熟悉的几位博士,感觉到很亲切。博士展也是一种人文展,做墨也好,写字也好,其实是相通的。我们做了151年的墨,到底我们需要改进的地方在哪里,从材料的角度来看,对于书法表现有什么样的支持作用,值得思考。一得阁151年来一直秉持着这个墨守成规这四个字,要推陈出新,墨守成规这几个字非常的重要。就是要把所有做墨的技法恢复到最早的最原始的那个做墨的技法上面来,在继承这样的技法之上推陈出新。在墨守成规并推陈出新中,我们始终强调的是文化,配方是文化的配方,而不是一个工艺材料的配方,一得阁要为书画艺术做重要的准备,做好墨,为艺术家提供更好的材料,创作出更多优秀的作品。


晁岱双

晁岱双(中国国家博物馆典藏一部研究馆员、首都师范大学博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士后)

这个展览反映了书法博士们在各自的书法实践上都有了自己不同的理解和体会。这个展览题目是“明于古今”,既有学术思想的深度,还有现实的操作层面的意义。任何人要想学好书法,不深入传统是无论如何不可能取得成功的。在学习传统的基础上,综合自己的禀赋、阅历等各方面的因素表现自己的新面目,这是自然而然的过程,不是特意的要追求创新立足传统。“明于古今”这个主题,从学术方面来讲就是要立足传统,从古人那里吸收营养,既要有古人的影子还要有自己的体会,创作出适合时代需求的作品,这就是“固本流远”学术方向的又一个好的诠释。


方建勋

方建勋(北京大学校友书画学会秘书长兼学术导师、北京大学博士、博士后 )

书法博士们有一个优势,就是可以有一段时间专注地做好书法创作和学术研究。这个研究有什么好处呢?那就是可以在艺术创作和研究上获得方向性的指引。艺术创作和学问有很大的关系,但是学问并不等同于艺术创作。博士学位不一定能说明书法创作达到了很高的水平,或者是达到了这个社会上所期待的博士的这个水准。评价一个人的书法艺术成就是不能用博士、硕士、学士或者是高中、初中、小学等学历的高低来评定的。涉及到审美评判的环节,所有的身份和背景基本上都可以退居其次了,作品所呈现的美学高度才是艺术家安生立命的根本。所以这个展览的标题用的非常好,“明于古今”对我们现在来说是一种触动,也是我们努力的一个目标。



杜浩

杜浩(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副研究员、中央美术学院博士)

我特别同意方建勋说的一番话,对于书法博士身份界定这个事,更多的是外部的看法,其实内行不看这个东西。当外界把你叫书法博士的时候,其实是有一种期待和预期的,这个预期是基于对整个书法界创作水平的一个判断,一旦你达不到这个预期,那随之而来的就是批评。最近我们一行跟着老师出去游学,他收到了一条短信,他告诉我,当一个群体被定义成一个专业标准或者一个价值判断标准的时候,往往会出错,为什么?因为是群体不是一个人,是一群人,这一群人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不完全符合这个专业标准或者价值判断标准的情况。对我个人来说,既然有人对我有期望,那么我就一定要在自己的理论和实践上有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就是日新、日日新。




朱百钢

朱百钢(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

“明于古今”这个展览的题目我觉得特别地好。大家都知道对于“古、今”的辩证问题,对于继承传统和开拓创新一直是我们面对的永恒不变的一个课题。我本人做了很多年的出版工作,尤其是最近几年做艺术类图书的出版,我有一个感触就是,希望我们这些书法专业的学者,能大幅度、大力度地参与到书画类图书的出版中来,让社会大众可以接触到有水平、有见地、易学易用、走正派的出版物。这也是我们书画专业人士的一个责任担当。





吴国宝

吴国宝
(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北京大学博士后)

司马迁讲过,“通古今之变”才是变。这就要求我们从“理”上要把握好,从理上把握好,就符合了哲学规律;然后再进行实践,这样自然而然地就能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学习古人的同时需要结合自己的禀性,师法自然,这是形成风格的一个基本条件。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才能有自己的创新。我们创造了一个新的风格,并能够影响后人,这是所有艺术家的理想。






傅振羽

傅振羽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研究员、博士)

书法艺术强调文化的作用,但在实践中不一定是文化人就一定能写得好。文化很高,写出来的字却不太好,这样的人很多,为什么会这样,就是没有处理好文化素养和艺术传达的关系。魏晋残纸和古代民间书手中可以看到很多优秀作品,比现在所谓的大多数文化人和学者写得更具有艺术高度,这是值得论证思考的问题。我们对古人的经典名作究竟能感受和获得多少文化的、艺术的内涵和启迪,古人的字到底好在什么地方,我觉得这是文化人尤其是书法家需要真正下力气去做的功课。






秦金根

秦金根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

(书面发言):书法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之中。书法史上优秀的书家往往都是学富五车之士,所以具有传统文化学养是书家必备的素质之一。书法是一门艺术,遵循书法艺术的规律,才能成为一名书家。对于法、意的理解是重要的方面之一,技进乎道是努力的最终方向。书法的主体是人,人的方方面面影响着独特的审美观的形成。读书明理,做正直和品德高尚的人,将决定书家的审美高度。







谢小铨

谢小铨(中国国家博物馆典藏一部主任、研究馆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

(书面发言):我学习书法,精细之法非我所擅,亦非我所求。法、意之间,法为手段,意为鹄的,舍意求法,实为舍本逐末也。然法为基础,舍法亦不能得意也。法有精、粗,精以求完美,粗以达情意,各有优差,不能非此薄彼。我习书之法,筑基于颜,纯任中锋,藏头护尾,笔实墨浓,行笔沉著劲爽,不求细枝末节之完,但求得形备意丰之足也。结体以宽博为追求,中松外紧,示人以正面,希冀有端庄大度之气,无忸怩作态之姿也。






宗绪升

宗绪升中国美术学院博士,中国美术学院现代书法研究中心研究员

(书面发言):对我而言,我不缺所谓的创作能力,我缺对书法基础的重新温习。我时常把自己置身在一个假想的情境里,像一名学书之初的小孩子一样一笔一划地练习着,我会为自己攻克了一个对自己来说并不困难的困难所感动。我们大多人在学书之始是无知的,盲目地训练,我们当时并不了解我们训练的那些东西有什么用,所以那时很多很多本可以为后来所谓的创作有意义的东西,哪怕是一个微妙的动作,都被我们无知又无情地抛却了,我觉得我需要不停地寻找那些被我抛弃的能让我灵机一动的东西。

不停地温习基础的过程中所获得的感觉是不能概念化地带到所谓的创作中的,要瞬间化掉,然后忘记掉,这次忘记与学书之初相同又不同。忘掉后再去寻找,然后再忘记,常常要有一种我不知道我能为之其实我能为之的能力体现在我的作品中。就所谓的创作而言,最好的想法就是创作中没有想法。

要勤思考,思考出合适自己或许只合适自己的方法来,合适自己的方法很重要,哪怕是错误的坚持到底没准儿就正确了。

对我来说,只有这样,我才可以不断地提升自己的审美能力,审美能力决定技术能力,也就是所谓的创作能力。





展览现场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玲珑路168号中关村互联网文化园16栋B座(导航:五路居地铁站C口,向东50米南侧)

电话:010-8815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