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名家专访


固本流远——范扬:继承传统,注重写生,表现自己


固本流远——范扬访谈

范扬,1955年1月生于香港,祖籍江苏南通市。曾任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为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副院长,中国画创作研究院院委,南京书画院院长,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研究员,文化部优秀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范扬泰山写生纪事

下午14时54分~16时40分 玉皇顶

当晚在住处神憩宾馆268房间重画《登峰造极小天下》,16开册页。

范扬:移步换景。

  张旭:黄格胜在这画了5天,一共画了6张。
  范扬:画得快吗?
  张旭:上午画不完下午接着画。
  同学:范老师您画的石头叫什么名字?
  范扬:拱北石。
  同学:看范老师杂草怎么画。
  范扬:是啊,我也在想怎么画。细节决定成败,我正在画细节。不要问我怎么画,我也在轻声地问自己。
  同学:范老师是第一次在泰山顶上画画?
  范扬:第一次。之前只是画过两张速写,坐下来水墨画是第一次。怎么画呢?它给我什么信号我就怎么画。大概是斜的有几条势,里面有一些小的团块和虚的东西,那么我也是这样,最后再着颜色,就是这样。
  这里本来应该在那边,离得远了一点,但还是要把它拉近画出来,不然构图不好看。
  现在设色,这幅画完还要一个小时。
▲范扬 《坐看云起》 40×64.5cm

范扬:这里就叫五岳独尊处,泰山极顶东望。泰山我爬过好几次,但真正坐下来画水墨是第一张。这个地方本来很壮阔,一览众山小。泰山游客太多,不好画。我也在想到底怎么画,后来还是画了拱北石,因为它是泰山有代表性的一个典型景点。往下边也画了一点,不然不能画出天远山高的景象,这是一个大的境界。秋天来了,树很好看,树叶有各种颜色,画出来很漂亮。

张旭:这次来是直接上了泰山玉皇顶。
范扬:是,直接到了玉皇顶,出来走不远到了这里,在泰山极顶五岳独尊刻石旁边画了这张画。
▲范扬 《篁村有罗汉松八百年》 40×64.5cm

6时30分~8时0分

范扬:这张远山画得好,特别是远处那个平山。

  张旭:范老师,从今天早上看日出开始说。
  范扬:早晨刚刚看过日出,觉得气象很大,野外风太大了,宣纸放不住,回到宾馆以后,正好房间里有个窗口,往外看有古建群、山势还有鲁邦平原,就在窗口立马画下来了。画下来我感觉很好,左右山势合抱,远处一马平川,我觉得不错。这组古建群是泰山上很有代表性的,有天梯上去,有碧霞祠,还有泰山群峰左右互抱,是我这次画泰山最好的一张。
  神憩宾馆的这个窗口确确实实是泰山观景的最好的地方,所以我的画也得到一点山川灵气,画得不错,我挺满意的。
  张旭:从早上几点钟画的?
  范扬:我看完日出回来开始画,直到吃早饭,当时我说吃早饭不要等我,完全画完了再吃,大约用了一个半小时,画完后题款“登泰山瞻鲁邦,己丑范扬画于神憩宾馆二六八室”,时间、地点、人物全有了。
  登泰山瞻鲁邦,是映证诗经里讲的“泰山岩岩,鲁邦所瞻”,很有意思,气象很大,完全可以画张大画。
▲范扬 《仰听松风》 180x90cm

9时20分~10时50分
后石坞元君庙山门
同学:中午饭是方便面、鸡蛋。
范扬:没关系的,有热水就行了。
      我记得老早以前跟我的老师到华山去写生,老师带了一些饼干等食品,我们买了几块牛肉,老师吃了好多饼干,不顶用还是饿。现在想老师当时也有60岁了,老师告诉我们说还是牛肉管用,那时候就是牛肉有用了。

  我记得钱松嵒曾经画过一幅《泰山顶上一青松》,可能是象征性的,不是真正的哪棵松树。
  同学:是为政治服务的。
  同学:画得像迎客松一样。
  范扬:根据它的形状小作变化,是我变化了的双勾。今天早上在房间里又画了一张。张总看了我画的全过程,那张画得好,房间里条件好。看完了日出回去画的。
  同学:今天天气特别地好,一点云彩都没有。
  同学:早上6点钟不知谁敲我们的门,让我们赶快起床,我还以为是开饭了,惶惶地起来以后一个人都没有。
  范扬:我去看了日出。
  早上时间还不长,画了一个大场景,画面很小,但是感觉很大。
  同学:印出来像大画。
  同学:上边景很好!很幽深的感觉。
  范扬:刚才我在上边看到一个场景也蛮好的。
▲范扬 《篁村》66x47cm 
 刘玉国:张艺谋那个团队在天柱峰景区正在修平台,搞演出用的大舞台,搞了一年还没完,要表现泰山传统。那个团队已经搞了很多地方,就像印象刘三姐、印象西湖、印象漓江、禅宗嵩山。这个地方有一个叫“嬴台”的地方,据传秦始皇由此上泰山的。还有一个叫“汉明堂”的地方,汉武帝在那个地方呆过。
  范扬:那边是悬崖,深山藏古寺。
  刘玉国:松树的树冠遮阴有一亩地的大小,所以叫“一亩松”,是很大的一棵松树。两棵千年的银杏树,直径将近两米,也在那个地方。
  范扬:上面有一棵很老的松树很奇特,我想勾一张墨稿。我们就是要画奇树。今天画画的条件比昨天好,昨天没穿秋裤,冷得要死。
  张旭:范老师早上也画了一幅。
  范扬:是,画的大场景,在房间里窗台上画的。出来就是画画的,要把主要的事情做好。
  要尽量画对象。
  同学:范老师以前画过工笔的,画的工笔山水很讲究、很到位。
  范扬:我画的小青绿山水也很好的。
▲范扬 《扫象图》 104x34cm

同学:前几天打开吴越的个人网页,看到您给他的八幅画配的文字,简练的语言,太美了,第一次看到您写的小诗,把画的意思全说出来了,还有想象。

  范扬:有传统有现代,配完诗画面就更好了。我给他的画配诗,已经参加了十一届美展。
  上面是立体的,看不出是什么东西,似有若无,既要有变化又要有内容,要慢慢根据它的走向来画。         
  就像我讲的,有人讲天啊、地啊什么的,我讲的最简单,我现在的状态就是“天人合一”的状态,从大自然中汲取东西。画里面要有东西,我们要依靠大自然,依靠大自然永远是对的。
  同学:我学习了范老师不少东西,特别是那种混沌、雄浑。
  范扬:其实我画得还是比较深入的,变化蛮多,实际上也蛮难画的,很复杂,一点点的还是把它画下来了,基本上画出了感觉。还不够好,没有早上那张好,早上那张比这还好。
  我用笔好,画得很深入,我画的松树感觉在舞蹈,有动感。山上有风吹,除了厚实以外还摇曳多姿。
  我到这儿沿着蜿蜒山路拾级而上,走到后石坞这儿感觉到这里就像古诗里说的“山深藏古寺”的景色,然后松树又摇曳多姿,我觉得松树在动,有一种舞蹈的姿态,像毛泽东主席说的“山舞银蛇”,松树也在舞蹈。在我的画面上,左右摇动照应互动吧,我画出一种动感。另外,也画出一种幽深的感觉。泰山的前山是雄伟、壮阔,有稳如泰山的文化内涵和历史内涵。泰山的后山有她的幽静,有走到山深处享受到的宁静和幽深,我们应该把她用画面表达出来。韩玉禄带我到这里,说不走了在这里画。边走边寻边画,这样一路画过去。
  等会我想画下面横着的松树,路不远就下去几步,快勾一幅。这里是泰山后石坞的古松园,我们就要画古松,这幅画画的是场景,一会还要画奇松。



▲范扬 《菩提本无树》 138x69cm

张旭:今天非常冷,可能是入秋以来最冷的一天,您早上看了日出,您谈一下泰山日出吧。

  范扬:今天早上我去看了日出,泰山日出是泰山最最著名的景观。日出东方,画泰山的一些大作品都是画的泰山日出,连那个峰都叫日观峰,就是让人感到“登泰山而小天下,看日出而壮胸怀”,胸怀宇宙吧。取日月精华来滋养我们的艺术,也使我们的情操更为壮阔。这是我看泰山日出的体会。其实我也看过黄山日出,在台湾看过阿里山的日出,应该说每次看太阳升起,我们说“今天又是好日子”!就是这个感觉。
  看日出后回到宾馆,正好我住的房间非常好,是神憩宾馆的268房间,窗户正好迎着日出方向,早饭前就在窗口画了一幅大场景的画,画不大,就这么六七十厘米宽的一个横幅,画完以后我觉得像一张大画一样。这边是古建群,那边是泰山蜿蜒的山脉,最远处是鲁邦所在,所以叫“泰山岩岩,鲁邦所瞻”,就是诗经里说的意思,我觉得登泰山而小天下吧。我昨天画的画后来又题词“登峰造极小天下”,走到这种高度才有“一览众山小”的感受和感觉。这不仅是视觉的,还是内心的,还是情感的。
▲范扬 《垂纶图》 55x48cm

11时0分~11时20分

范扬:气势我画出来了,感觉很壮实。

  张旭:范老师又画了一棵松树。
  范扬:画了一棵速写的松树,快速画的,山行路上有松如龙,我起名就叫“卧松如龙”。从山崖里伸出来,几乎是与地面平行的卧龙松,这个画稿应该叫“卧龙松稿”,这个地方应该叫“卧龙壁”,松树叫“卧龙松”。走过来的时候感觉很好,就用浓墨重彩率意为之,大概也就画了20分钟,总的感觉把气势画出来了,算速写吧,留下一点新鲜的记忆。没有时间,画出来再说,最后说不定顺畅的就是好的。所谓气韵生动的技巧,有的时候就是为了流畅可以放弃一点其他的技巧。就像我们过去在电影里看到《列宁在十月》,列宁说,两个人在打架,你知道哪一拳该打哪那一拳不该打?在关键的时候,有激情的时候,情绪就是对的。用笔是排山倒海的气势,壮阔的、顺流直下的,中间曲直不能照顾了。就像孙中山先生海宁观潮之后说的:“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有的时候以势态为主,就不管其他了。
  还是把松树的气势画出来了,而且很雄壮。
▲范扬 《骑驼猎狮》 69x46cm


12时50分~13时30分
同学:黄格胜来泰山画了5张8尺的,而且中午还喝酒,您不喝酒。最近他又去广西一个地方写生去了。

范扬:我已经觉得我本领很大了,想不到黄兄本事还要大。

这几个小屋顶处理得漂亮,有内容有细节,而且上边看上去是白的不是灰灰的,这里是个小山洞,黄花洞。


1350分~1450

范扬:画完这张回去,差不多4点钟往回走。

  (少云,有金黄蝴蝶在飞)
  我的画楼安平完全懂,他写诗有感觉。我晚上是蝴蝶,白天是我。


▲范扬 《内蒙古热水镇写生》 22x38cm


▲范扬 《卡纳克神庙》 46x35cm